综合征文

“在党的光辉照耀下”获奖征文选: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

日期: 作者:- 小 + 大

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
——我的入党故事
第一党支部(高2009级) 孙兆刚

 

  说起来,我的入党过程很普通,既没有重大贡献,更没有经历严峻考验,更谈不上火线立功受奖,并没有多少曲折、神秘的故事。2006年递交过一次申请书,如石沉大海般杳无音信;2009年夏天再次递交申请书,秋天参加了淄博市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,2010年11月学校党委发展我成为一名预备党员,也就说,我现阶段属于非正式,处于考察期,离党的要求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,仍需继续努力啊。
    要说对党的认识,那是比较早的,这一点我感觉还是有些资本的。还是孩提的时候,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,我上小学,先是从《党的儿女》、《上甘岭》、《永不消逝的电波》等影片中朦朦胧胧地领略到共产党员的风采,再往后,生活中活生生的人物———王进喜、焦裕禄、张海迪等人的先进事迹,更是给了我潜移默化的影响。好长一段时间,我为自己没能生活在英雄们所处的金戈铁马的岁月里而感到懊恼,常常幻想着自己要么是一位地下工作者,机智灵活的穿梭于白色恐怖的刀光剑影之中;要么是一名运筹帷幄的将军,在崇山峻岭中与敌人斗智斗勇;要么是一位英勇无畏的钢铁战士,义无反顾的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炸碉堡、堵枪眼。小学时,我是第一批加入少先队的,当过小队长;初中时,我又是第一批加入共青团的,当过小组长。
  青涩的幻想还没有醒过味来,1982年从淄博师专中文系毕业,我被分配到淄博一中参加了工作,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,那年我十九岁。当时语文教研组内老教师很多,绝大多数非党员,反倒是民主党派比较多。包括我一直引以为师的董振国老师,政治面貌也一直是“一般群众”。看着白发苍苍的前辈们都还在党的门外徘徊,我突然感觉到党的要求居然这么高,我的心就不知不觉蛰伏了。只是没曾想,潜伏期这么长,竟然蛰伏近三十年了。
    其实,这期间我也曾有过几次蠢蠢欲动,现在回想起来,也许就是这几次春雷般的催动,蛰伏的心才又萌生了早就该有的绿芽吧。
    结婚成家后,一次跟妻子的家人在一起吃饭,闲聊起来,很偶然的谈到支部书记一类的话题,无意中听到了一个既让我羡慕又让我沮丧的消息:我的岳父、大姐夫、三妹夫,个个是党员,而且岳父是有着二十年党龄的资深党员。我当时被小小的震撼了一把,突然感觉妻子的身价一下子比我高出了很多,怎么看也有些高干子弟的影子了。
    1999年夏天,董振国老师退休了,作为老师辈分的他,临退休前,又给我上了一堂有深刻印象的课——他入党了,就他在退休的那个月份。退休欢送宴会上,听着贾爱华老师热情洋溢的祝辞,看着鬓角花白而依然精神饱满的董老师,刚提为教研室副主任的我感觉到,一个人的生命要件,不仅仅在于身体素质上的健康长寿,更在于精神领域的扩展提升。也许就是对政治生命的孜孜不倦的追求,才保持了花甲之年的人具备了永葆青春的亮色吧。
   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,我的孩子也长大成人了,她赶上了好时候,学校党委连续几年着力发展青年党员、学生党员。高中三年的良好表现与优异成绩,使她赢得了这份殊荣。2006年作为优秀学生代表,双喜临门,在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同时,她成为中国共产党一名预备党员。而作为父亲,在填写相关表格的时候,只能无奈的在我的政治面貌一栏中,很不情愿的填上“无党派人士”几个字。当然,在之后,我也向学校党委正式递交了一份申请书。但不知是当时学校领导换届啊还是其他什么原因,总之,泥牛入海无消息了。
    有些时候,事情的确很奇妙,当你刻意去追求的时候,仿佛隔着一层膜,总抓不住她的衣角;当你静下心来,浑然忘却的时候,她却突然来到你面前,让你有些措手不及了。就像稼轩先生所言: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。”
说起入党事宜,我要真诚的感谢教研室王玉强老师了和陈校长了。跟王老师,可以说我们是亦师亦友的关系,无论是在业务工作上还是在日程生活上,王老师给我诸多帮助和指导。入党的事,从根本上说,是王老师玉成的。2009年夏天,高考成绩揭晓了,大概是淄博市语文成绩考得很好,在全省名列前茅,也许是我带的2006级的语文成绩比较优异吧,王老师代表市教研室来学校视导,晚上吃顿便饭,除了校级领导班子以外,唯独我以教师身份参与了。在闲聊中,无意中说起了近期的党员活动,暴露了我不是党员的信息。我原本是不以为意的,没想到王老师吃惊的问道:“兆刚,你还不是党员吗?”看着王老师仿佛看外星人的眼光,我突然感到,不是党员,在他看来竟然有些错得很离谱似的。当时陈校长看出了我的尴尬,替我解了围,“兆刚老师在党外,也发挥了很大作用啊,当然要求进步,大门始终敞开着的。过几天市里要组织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,你可以积极争取一下。”当时,我的心中一动,忽然明白了李白的那句诗“洞天石扉,轰然中开”隐含的欣喜若狂了,对“幸福原来是很容易的”的说法也有了大彻大悟了。
    过了几天,学校第一支部书记李涛老师通知我,经过学校党委研究决定,有四位老师、五名学生一起参加局党委举办的暑假培训班,当然其中有我的名字。意想不到的是,培训班开学典礼上,我居然又“进步”了,荣幸的被推举为培训班的班长了,成了积极分子中的“积极分子”。以后的事大家自然都知道了,我的入党故事也算告一段落了。
  回忆是一汪清泉,只是因了日常的琐碎,生活的纷繁,才掩蔽她的清碧透明。夜阑人静,天籁无声,拆去心灵的栅栏,在生命深处,你终究会倾听到一声悠然的脆鸣,像甘露、像春风,柔曼而隽永……
  刀郎曾唱过“2002年的第一场雪,比以往时候来的更晚一些”,的确,今年的雪来得晚了一些,但谁都知道,再晚的雪,毕竟也是雪,在春天到来的时候,所有的雪都会化作一脉缓缓的清泉,滋润着大地,滋润出葱茏的春天。

上一篇:2014开学第一课观后感:常存仁孝心

下一篇:“网聚正能量”征文获奖作品选:挥手见文明

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

闽ICP备06044551号-5  |   QQ:296904717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  

Copyright © 2019 天人文章管理系统 授权使用


首页
分享
留言 搜索 我的